本港开奖直播现场

皇马11比1 是每个都进一个吗

  在1943年西班牙国王杯半决赛的第二回合比赛中,皇马主场11:1大胜巴塞罗那。很多皇马的敌对者一直都试图用当时皇马受到了弗朗哥government的帮助来掩盖这一伟大的胜利:

  1)他们说当时国民卫队在比赛中场休息时恐吓了巴塞罗那球员,理由是他们说了加泰罗尼亚语,而这在西班牙内战之后是被禁止的。

  2)另外一个版本是有government人员在中场休息时进入了巴塞罗那的更衣室殴打了巴塞罗那球员,导致他们出场时状态很差。

  3)还有一个版本说当时的government“劝说”裁判帮助皇马赢得比赛。

  1)国民卫队不可能就说加泰罗尼亚语恐吓巴塞罗那球员,因为该禁令已经在1942年被取消,而比赛是在1943年进行的。

  2)所谓的巴塞罗那球员在中场休息时被殴打不可能成为他们大败的理由,因为在半场比赛结束时皇马就已经8:0领先。

  弗朗哥政权1939年在内战中获胜并掌权,但皇马从1939年到1947年间从未获得过西班牙国王杯,从1939年到1954年也从未获得过联赛冠军;而同期巴塞罗那和毕尔巴鄂竞技--两支最反对弗朗哥地区的球队却拿到了最多的冠军:毕尔巴鄂拿到了一次联赛冠军、四次杯赛冠军,巴塞罗那拿到了五次联赛冠军,四次杯赛冠军。回到上文提到的这场国王杯半决赛,可能没人能够理解为什么弗朗哥会让皇马在半决赛11:1大胜巴塞罗那,却在决赛中0:1输给毕尔巴鄂竞技,完全没有逻辑,不是吗?

  最后,西班牙最受认可的体育历史专家Bernardo Salazar(他是皇马同城死敌马竞的支持者)在他的著作中证明两名参加了那场比赛的巴塞罗那球员都向他表示自己从未受到过任何的压力来让他们输掉与皇马的比赛,这两名球员分别是打满全场的José Escolá和后来担任体育解说员的 Domingo Balmanya。

  在那场被编造的传言围绕的比赛中,唯一真实的事是看台上皇马球迷给客队的口哨声以及皇马卓越的得分能力,结果就是一场足以让我们充满骄傲的伟大比赛的诞生,同时也刺激了一些人去编造谎言来掩饰他们的羞耻。

  在所有反对皇马的人所散布的各种对皇马的污蔑和谎言中,最有损皇马形象的是所谓的皇马传奇主席伯纳乌与弗朗哥独裁政【和谐】府有关联,弗朗哥提供各种帮助给皇马,因为皇马是他独裁统治的象征之一。

  足球史上最伟大的俱乐部主席伯纳乌和当时的西班牙独裁者弗朗哥的关系并不好,虽然伯纳乌先生有着强烈的爱国精神,但他始终保持中立的态度并让皇马一直没有收到弗朗哥的影响。弗朗哥政权没有帮助皇马,反而对俱乐部造成了一定的伤害--他们在没有经过皇马许可的情况下把皇马所取得的成功作为自己政治立场的提升工具。

  有趣的是伯纳乌主席的上任是得益于政府对于巴塞罗那的保护,那场被载入史册的皇马11:1大胜巴塞罗那的比赛引发了之后的几次暴力活动,当时的政府因此不合理的要求双方俱乐部主席辞职,在1943年9月15日,圣地亚哥-伯纳乌被选为皇马代理主席,此后他为俱乐部服务直至 1978年6月2日逝世。

  在1931-1936年间的第二共和时期皇家马德里(由于当时的政府禁止使用皇家名称,被改名为马德里足球俱乐部)是西班牙最成功的俱乐部,当弗朗哥发动西班牙内战时皇马受到了极大的影响,辉煌的战绩也突然结束。

  在内战结束后的俱乐部重建工作是非常艰苦的,当时俱乐部至少需要30万比塞塔重建在战乱中被作为集中营并被损坏的查马丁球场,此外还需要把球迷重新吸引到球场里来观看球队的比赛,同时还要吸纳新的球员进入球队,因为战后球队只剩下了5名球员。这些重建任务对于当时的皇马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几乎所有的俱乐部的财产都在内战中被洗劫一空,这其中就包括皇马在20世纪初获得的几座冠军奖杯,同时政府也没有为皇马提供任何援助。与此相反的是皇马的同城死敌马德里竞技则被西班牙军队所掌管(马德里竞技甚至一度被更名为Aviación竞技,因为军队把自己组建的一支名为Aviación的球队与马德里竞技合并),很显然马德里竞技也因此获得了政府的援助。

  因此当伯纳乌接手皇马的时候俱乐部无论从财产上、竞技上还是社会支持上都一无所有,但伯纳乌主席和他所领导的热爱皇马的人们(包括Adolfo Meléndez、Pedro Parages、Antonio S. Peralba、以及 Bolarque侯爵)的辛苦工作下俱乐部终于重回巅峰。为了反驳那些憎恨皇马的人所编造的对于伯纳乌主席的攻击,我们只需要看几件他与其他政权或组织的对立事件,这几次事件完全来自伯纳乌主席强大的人格魅力,在俱乐部重建期间他没有依靠任何来自政府的帮助,而是凭借皇马俱乐部自身的光辉形象。

  在当时内战后的西班牙在国际上的形象很差,因为西班牙不仅经济受到了内战的严重影响,同时也被批评毫无自由和人权可言,而皇马是这个国家少有的可以展现给全世界的骄傲之一。皇马夺得了前五届欧洲冠军杯冠军,毫无疑问是当时世界上最伟大的球队,这没有任何的政治或者体育的不和谐因素掺杂在内。相反在 1961 年皇马努力去赢得自己的第六个欧洲冠军奖杯时,在半决赛首回合主场与巴塞罗那1:1打平的情况下,第二回合比赛中裁判居然取消了皇马的4个有效进球,最终皇马1:2被淘汰,这也是足球史上最黑暗的丑闻之一。那些年间皇马在欧洲赛场所取得的辉煌战绩也伴随着俱乐部与欧足联不断的冲突,皇马是当时获得的冠军最多的俱乐部,但同时也是受欧足联处罚最多的俱乐部,这也体现了俱乐部和欧足联之间的冲突。伯纳乌主席从未向欧足联认输,他忍受着欧足联对于皇马的很多不公正判罚,但他却从未忘记欧足联对于皇马的这些冒犯。因此当欧足联创建联盟杯时伯纳乌主席拒绝让皇马参赛,并表示这一赛事对于皇马来说还不够级别,而这一表态也激怒了欧足联,他们中的反皇马阵营又活跃起来,而很不幸的是裁判也再次成为他们攻击皇马的工具。

  关于伯纳乌主席与弗朗哥政府的冲突我们有一件例证,弗朗哥的战友、当时西班牙雇佣军的创建人米兰-阿斯雷以脾气暴躁而出名,他甚至袭击过阿根廷著名歌手卡洛斯-加德尔。有一次阿斯雷来到当时的皇马主场查马丁球场观看比赛,其间他居然和一位嘉宾的妻子调情,当伯纳乌主席听到这一事情之后立刻来到包厢将阿斯雷赶了出去,并且禁止他再进入查马丁球场。阿斯雷随后威胁要杀死伯纳乌,直到伯纳乌的前同事穆诺斯-格兰德斯将军从中调停事情才没有闹大。

  伯纳乌主席的一些举动在战后的西班牙是无法想象的,他也成为民众心目中的英雄,另外一个例子是一次伯纳乌曾经到场观看皇马篮球队与以色列特拉维夫-马卡比队的比赛,并且将自己的皇马金质徽章赠送给了以色列的Moshe Dayan将军(一位忠实的皇马拥趸),这一行为引起了当时弗朗哥独裁政府的高度不满,因为弗朗哥政府并不承认以色列为国家,当时一些独裁者也因此十分憎恨伯纳乌。

  由于这些事件的发生,1973年伯纳乌提出要为皇马建造一座新球场却遭到了政府的拒绝和阻挠,当时的马德里市长阿里亚斯-纳瓦罗甚至拒绝就此事进行讨论,而政府中反对对皇马提供帮助的主要是巴塞罗那法官Pérez Estevill。阿里亚斯-纳瓦罗几年后被任命为弗朗哥政府的高官,直至后来被胡安-卡洛斯国王免职,而Pérez Estevill后来也因为卷入受贿丑闻而被起诉。与此相反的是一直宣称自己是反弗朗哥政权代表的巴塞罗那队在修建 Les Corts球场时得到了政府的帮助,其中第一次援助是50年代弗朗哥亲自下令的,巴塞罗那借助那次帮助才度过了当时俱乐部的财政危机。

  第二次巴塞罗那受到政府帮忙是巴塞罗那的荣誉会员José María de Porcioles被任命为弗朗哥政府的市长,他帮助巴塞罗那在60年代初期偿还了俱乐部的债务。1965年巴塞罗那俱乐部董事会成员Juan Gich利用与当时的西班牙首相 Torcuato Fernández Miranda的关系帮助巴塞罗那再次获得了政府的帮助。

  巴塞罗那不断获得弗朗哥政府的帮助是因为他们俱乐部中有一些弗朗哥的支持者,而与此同时皇马俱乐部拥有的则是伯纳乌这样伟大的主席以及一长串抗争的事迹。皇马的每一个冠军都是靠自己脚踏实地一个一个拼搏得来的。

  二战德国宣传部长戈培尔曾说,谎话说一千遍就会成为真理。马德里媒体认为,这对西班牙足球来说尤为适用。很久以来,人们就总会听到一种说法,说皇马是“政府的球队”,但事实上这种说法本身就是模棱两可的,因为没有人指明,这政府究竟是佛朗哥政府,是苏亚雷斯政府,是冈萨雷斯政府,是阿斯纳尓政府还是萨帕特罗政府。

  说皇马是政府的球队,事实上就是一个没有真实依据的谎言,而其之所以会制造出来,很可能是来自于嫉妒,毕竟皇马是西班牙夺得奖杯数最多的俱乐部。

  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佛朗哥政权支持皇马,事实上,如果从历史来看的话,更应该得出佛朗哥政权不支持皇马俱乐部的结论。西班牙是1939年结束内战的,但皇马直到1954年,才拿到了战后的第一个西甲冠军。专家们说,如果佛朗哥政权真的支持皇马,如果佛朗哥真的是皇马主义者,那他恐怕不会足足忍耐了15年,才给皇马送上一个联赛冠军奖杯。

  实际上,皇马夺冠,自主品牌入榜企业有四家,十二生肖特码欲钱买!与佛朗哥没有任何关系,那一年,皇马实力获得提高,真正的原因是斯蒂法诺加盟皇马,是这位阿根廷人而不是佛朗哥,让皇马成为了上世纪的最佳俱乐部。值得一提的是,被很多人认为是佛朗哥政权的牺牲品的巴萨和马竞,在战后的一段时间内却享受着莫大的荣誉,巴萨拿到了5个联赛冠军,马竞拿到了4个联赛冠军,而马竞有一段时间俱乐部还改名为“航空竞技”,说马竞与政府走的更近,依据更足。

  在那15年的时间里,皇马只拿过2个元帅杯冠军,但巴萨却拿了4个,毕尔巴鄂也是4个,瓦伦西亚3个,塞维利亚2个。如果佛朗哥真是皇马主义者,而且也给西班牙足协和裁判们下了命令,那皇马的成绩又怎会如此苍白?

  另外,皇马主席伯纳乌曾给佛朗哥政府打报告,要求将伯纳乌球场改作另外用途,并新建一个能容纳15万人的新球场,但报告却被佛朗哥无情地驳回,这又是一个佛朗哥不是皇马球迷,皇马不是属于他的政权的一个例证。

  而与此同时,一贯被认为遭受佛朗哥政权欺压的巴萨俱乐部,却持续在经济上获益。比如他们以很便宜的价格买入了很多的土地,另外还在佛朗哥的批准下,高价卖掉了旧体育场的土地。巴萨对佛朗哥也没有所谓的仇恨,1971年,巴萨俱乐部借俱乐部篮球馆建成之机,给佛朗哥送上了一枚俱乐部勋章。1974年,俱乐部 75建成75周年纪念,巴萨又给佛朗哥送上一枚勋章。而那一年,“受迫害”的巴萨还在佛朗哥的注目下,在伯纳乌球场5比0大胜皇马

  PS:说几句,无意于口水,对一巴萨球迷说佛郎哥迫害他们,如果不知道就是乡下人有感

  1比11是国王杯,那么巴萨球迷你们是否知道你们最大的惨败是在1931的联赛1比12输给毕尔巴鄂竞技,只不过巴斯克人不招待见,不可能拿中央政府迫害他们说事罢了

  对了,你们也许会说证据呢,当然是有的,除了上面的之外,而且这个人相信你们可以信服,他就是加泰罗尼亚人萨马兰奇,他亲眼观看了这场比赛(这个人巴萨球迷总该相信把)

  萨马兰奇愤怒不已。第二天,他在《新闻报》上发表了《马德里队的比分和粗鲁的遥遥领先》的述评。述评写道:

  “对于比赛刚一开始便出现的大喊大叫,我们并没有在意。不过我们万万没有想到事态后来会发展到这种地步。几分钟后,粗野的动作陡然增加,而已当巴尔卡队的前锋突破中线时,观众高声起哄,严重干扰了运动员的进攻意识。这样的观众还有什么文明可言?这个荒唐的11比1并不为过,本来还可以进更多的球,也许是20比1。这是个可耻的比分,是个丑闻。但是对于这个不幸,我们还是应该以微笑待之,好像在对他们说:‘既然我们无法进行比赛,那你们就随便吧。’”

  “诚然这场比赛应当引以为戒,我们也相信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我们不必责怪巴塞罗那队的某个队员,责任不在巴塞罗那队。客观地说,巴塞罗那踢得不好也不坏,或者说,在那种情况下,他们已发挥到最佳状态了。事情已经就此结束,11分同50分无甚区别,但是马德里队为此付出的代价却是失掉了他们多次在报纸上被赞扬的精神风貌。”

  萨马兰奇的文章在马德里和巴塞罗那的政界、新闻界和体育界引起了极大震动。巴塞罗那人为萨马兰奇的仗义执言拍案欢呼,马德里人则认为萨马兰奇是哗众取宠、恶意中伤。马德里一些球迷甚至在报纸上大肆攻击萨马兰奇是受人指使,此举使得萨马兰奇感到沮丧而失望,决心从此以后再也不写足球评论。

  5个月后,科尔斯和巴尔卡两队在马德里进行了一场友谊赛,以示对巴塞罗那的歉意。对这场比赛,《新闻报》同样进行了报道,不过撰稿人不是萨马兰奇,而是《新闻报》体育部主任苏维尔迪亚。

  “过去的事情所产生的影响今天已经被热情的马德里观众抵销了。马德里的观众知错就改,而且他们的确很喜欢足球。如果我不把今天下午比赛的场面写出来,巴塞罗那的球迷们会以为我从马德里的同行那里得到了什么好处。如果有人这样认为,那他就是不了解我们。我们的记者证上有我们签名的誓言,那就是:决不允许虚假、欺骗和个人利益影响我的工作。”

  如果还不相信的,佛朗哥的家属还留有巴萨俱乐部的二枚勋章,这都是实际存在的东西,因为没有他,就没有你们的诺坎普和红蓝宫殿

  还有人觉得皇家两个字就说明政府支持,这两个字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阿方索十三给的,跟佛朗哥有关系?我倒是知道现在国王胡安卡洛斯一世他爸的封号是什么,那是巴塞罗那大公,并且这个封号已经被他儿子继承

  你可以不懂,但不懂就不要装懂,不要说人家是乡下来的,你听来那东西哪来的?你能给我找到一点点的正规记录的支持吗?

  不要自己占了便宜还骂人家,如果都觉得,也许50年后,会有一部分什么都不懂的巴萨球迷在回忆起这个时代的时候来一句,你们用干爹抢了我们的欧冠!

  2016-03-25展开全部记者:1943年皇马以11比1击败巴萨的国王杯比赛,最终导致了巴萨管理者的辞职以及皇马主席的替换。

  雷拉尼奥:是的,可以说是弗朗哥政权逼迫了双方高层的离职。我的观点是,那场在马德里进行的比赛是一个陷阱。在首回合中,巴萨在当值主裁判的一些帮助下,赢了一个3比0,而该主裁在之前一年也以类似的方式帮了皇马。这场第二回合,在巴塞罗那方面流传着的版本是,西班牙警方强迫他们输掉这场比赛,然而我相信事实并非如此。事实是,在那场比赛前,马德里媒体刻意塑造了气氛,并且球队在球场入口处大量出售口哨,而这一切让巴萨方面完全不习惯。尽管球队试图修复这一切,然而在上半场结束前10分钟时他们已经丢了6个球。这如同晴天霹雳,因为公正地说,弗朗哥政权并不希望足球被当作争斗的工具,而突然之间一场比赛产生了如此巨大的争端……因而政权对此表示不快,并且对双方的高层进行了替换。也就是在这场比赛之后,圣地亚哥·伯纳乌先生成为了皇马俱乐部主席。

  《阿斯报》主编阿尔弗雷多·雷拉尼奥先生讲述皇家马德里(微博)和巴塞罗那110年对抗史的《他们生而对立》一书日前出版发行。雷拉尼奥先生将这本书献给了两位国家德比的长期参与者,皇马门神卡西利亚斯和巴萨灵魂哈维,他们已经各自参加了30场德比对抗。这两位帮助西班牙足球先后拿下1999年U20世界杯、2008年欧锦赛以及2010年世界杯冠军的队友,尽管各为其主,却始终保持着深厚的、典范式的友谊。

  在本书的前言中,雷拉尼奥这样写道,“我诞生于马德里主义的摇篮中,这是毫无疑问的事实。我的父亲在西班牙内战开始前就是皇马俱乐部的会员,而我哥哥已经有超过50年的皇马会员生涯,我自己,在1962-1963赛季,阿曼西奥(译者注:皇马传奇巨星,被认为是球队的历史旗帜之一)加盟皇马的同一年,也注册成为了俱乐部的会员,这些只是为了表明我们的身份。然而同样确凿的事实是,我出生在一个马德里、巴塞罗那的组合家庭中,我的母亲出生在埃尔马斯诺(译者注:巴塞罗那城东北的小镇),并且于巴塞罗那长大。我的爷爷在内战中来到了加泰罗尼亚,而他的三个儿子在战争岁月里,与三位加泰罗尼亚埃斯塔佩家族的女儿坠入爱河。战后他们定居于马德里,三个家庭一共孕育了7位雷拉尼奥·埃斯塔佩的后裔。在大街上,我的母亲和她的姐妹们以加泰罗尼亚语交谈,大街上的人们对于这种语言充满了敌意,有很多人曾经要求她们‘请用卡斯蒂亚语交谈’。”